您当前的位置是:首页 > 生活百科 >

悦刻一代出了一款lgd联名版(老干爹)样子也太可了

顾尔珄从喉间溢出一声几不可闻的冷哼,弱J一个。桑要眇在心里偷笑,她拽了拽顾尔珄的袖口,“老公,我们回家了好不好?”于是向来怼天怼地谁都怼的这一对夫妻很默契地忽视了呆若木J的男人,相拥着穿过雨幕回了车上。车厢里温暖极了,桑要眇把外头的风衣外套脱下,只留了一件贴身的白sE衬衫,她的膝盖方向对着顾尔珄,整个人懒洋洋地看他,“哥哥,你今天好帅噢。”我还在生气。”不用说桑要眇都知道他在气什么,又吃醋了呗。 她吃吃地笑,看着顾尔珄冷冰冰的侧脸,抬起手戳了戳他的耳朵,然后耳朵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红了半边。桑要眇暗笑,捏着嗓子嗲嗲地开口:“葛格,不要森气了嘛~”顾尔珄终于笑了,“幼稚。”呿,你不就吃这一套吗?”桑要眇靠在座椅上,“这雨下得好大噢。”晚点还会更大,要是那男的再耽误点时间,我们都回不了家。”
悦刻一代出了一款lgd联名版(老干爹)样子也太可了

官方授权经销商,价格便宜,一件代发,可代理,保证正品哦,!

烟杆终生保修包换,有任何问题,都可以找客服!未成年禁止购买哦

 

官方授权实体店

价格便宜加下方微信( shuiyaoyoaer )

↓     ↓     ↓     ↓     ↓     ↓     ↓

 




    许nV士亲昵地揽过她的肩走去走廊上的座椅坐下,说着:“我和你妈妈是以前大学时候的好朋友,前段时间还说让你们两个小孩见见面呢,谁知道嘉昂就……唉……还好他醒了,也是缘分,你们竟然早就认识了,嘉昂嘴严,我都不知道。他还和我说,那天他是听到你的声儿才醒的,啧啧……你看,你们多配啊!”
    周周云里雾里地听许nV士絮絮叨叨说了很多,才大概听懂了意思。
    原来……她和许嘉昂之间有这么多联系吗?
    “对了伯母,”可能是许nV士身上的味道很像周nV士,她不那么怕许nV士,“圆周…我是说,嘉昂他是怎么出事的啊?”
    许嘉昂没和周周提过这件事,周周也就没去问。
    可直觉告诉她,这不是巧合。
    许nV士也不知道想到什么,情绪低落了不少,她叹口气,“其实我也不知道那天具T发生了什么事,就知道嘉昂和阿谦遇上酒吧滋事了,他倒霉,好好儿的坐着也受了牵连,让人破了头,之后的事你也就知道了。”
    “哦对,阿谦是嘉昂的堂弟,他父母走得早,我们就养在身边了。”
    ……
    周周站在许嘉昂身侧,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来探病的许谦,怎么看怎么不舒服。
    但她也不敢多看,没办法,胆儿小,怂得很。
    许嘉昂就不一样了,从许谦进到病房,脸sE就没好过,他冷哼:“我这都要出院了,你才来,连表面工作都不肯做了?”
    “哥,你在说什么呢。”
    许谦的回话很自然,可落在周周眼里却像是演出来的,好似他在私下里对着镜子练过无数次一样,他知道哪个表情最彬彬有礼,知道什么语气让人生不来气……
    周周觉得许谦很可怕。
    “行了,我们也不是什么小毛孩儿,你也别给我整那些有的没的幺蛾子,你要是怕我和妈说,大可放心,我不像你,嘴那么碎。”
    信息量太大,许谦走了周周都没消化过来。
    这剑拔弩张却又不撕破脸皮的架势让她有点懵,她坐在床沿,“圆周率,你被破头住院是不是他给弄的?”
    许嘉昂已经换下冰冷的表情,对上周周眉梢眼角都是笑意:“怎么了呀,心疼我?”
    “我和你说正经的!”
    周周的脸气鼓鼓的,许嘉昂探身亲了一嘴才懒懒地回答说:“不是他弄的,但也因为他。”
    “怎么说,我从小就不喜欢他,他…太假了,我很少会和他交流。以前小不懂事我还会摆脸sE给他看,就因为这个我总吃亏。后来我学会了,也就和他接触少了很多。”
    “我从高中就被送出国,修完学后回国就接手了家里的生意,本来还算顺利,我都忘了他这茬儿,结果他挺事儿,给我使了绊子。”
    说到这,许嘉昂停住又亲了乖巧听他说话的周周一下,“幸好我聪明,没栽跟头,但也提防起他了。”
    “后来呢?”
    “后来?后来他就约我出去喝酒,说是想给我道歉,我寻思无聊,去了,喝酒半途他也不知道哪里找的人,给我破了头。他还以为我不知道是他找的人,口口声声说是他不小心得罪的人。得,他给得罪的,到头来我给挨了棍子。也不想想就他那样,还敢得罪谁?”
    “不过想想还挺庆幸,他不破我脑袋我怎么认识你?”
    还这吊儿郎当的态度!
    周周气到打他:“你都知道是他指使的为什么不说?”